韓衝默

人生,家破人亡,斷子絕孫。愛情,柳暗花明,並無一村。說來說去,全憑藝術活下來。 ------木心

動人


阿暖 | 行摄间:

他爹去浙江打工了,打电话回家说今年活儿不好,没赚到什么钱。

建筑队在镇上承包了几幢小楼,人手不够,问村里有没有人想去。

他母亲左思右想,最终鼓起勇气去报了名,给建筑队的师父做小工,活水泥,一天五十块,包中午饭。

他奶奶已经不止一次在他跟前说道他母亲。

“一个妇道人家,整天早出晚归不着家,跟一大帮男人混在一起像什么样子,这要换了在封建社会,她早被浸猪笼了。”

“你看看家里的水稻,都抽穗了还没除杂草,她再这样下去可怎么了得哟。”

“她不要脸,我这老婆子可丢不起这个人。”

他就坐在哪儿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

末了,继续写他的作业。

当天晚上,他走到母亲床前,母亲已经睡着了,可能因为劳累的缘故,母亲翻了个身,发出轻微的酣声。

他轻轻拿起母亲的手,满手的水泡,一颗一颗,晶莹剔透,像被皮肤包裹住的泪珠。

他突然哭了,母亲被他刻意压抑住的低泣声惊醒。赶紧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把他搂进怀里。

“儿子,怎么了?怎么哭了?”

“娘,太累了就别去了吧。”

母亲一愣,眼泪就下来了。

“好儿子,知道疼娘了。我儿子长大了。”

“你爹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我想尽力帮帮他,我们多给你攒点钱,留着给你以后上大学,娶媳妇儿用。等以后我们老了就挣不动啦。”

“你奶奶腿脚不好,你要好好照顾她。家里就交给你了。”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刚走,他也起床出门了。

我看见他的时候,烈日炎炎,他一个人在诺大的田里除杂草。

评论
热度(159)
  1. 仰望星空的痴人阿暖 转载了此图片
  2. AVICWANG阿暖 转载了此图片

© 韓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