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衝默

人生,家破人亡,斷子絕孫。愛情,柳暗花明,並無一村。說來說去,全憑藝術活下來。 ------木心

大多数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理解是一种强求。好比推荐一首歌,大多数人不会理解那么长的前奏为甚么值得等待。所以真的很想一个人,有一个私人空间,安静也好,喧闹也好,都是自己的世界。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做的许多事情都是不能互相理解,其实想来,没有这个必要去要求被理解,因为早知道不是同类人。这样的述说与要求也是对他人的打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运气好的,会碰见一个内心很像很爱的人,运气不好的,一辈子一个人也不错。以前看陈寅恪最后二十年时,常常掉眼泪,后来想想,一本书,一本笔记到最后也只是希望可以有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认同。追求的东西可以不一样,研究的成果可以被怀疑批判,但是同样的精神,追求本身都可以是跨越千年的指引。这样的交流,没有被打扰,看到的都是彼此最严肃最放松最真实的样子。魏晋的人神交,而我佩服,大概是这个道理。人生从不期待一场日日相对的理解,一个照面,一眼都可以是长久的记忆与感动。如果不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就相忘于江湖。君子之交淡入水,慢慢的在理解这句话的意义。我的生活不需要琐碎的浮于表面的交流,更喜欢与期待的带着久别重逢的拥抱与深刻的交谈,一个下午可以是好几年。

/  
评论

© 韓衝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