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衝默

人生,家破人亡,斷子絕孫。愛情,柳暗花明,並無一村。說來說去,全憑藝術活下來。 ------木心

她剛剛來到這座城市的時候,總是喜歡夜裡一個人躺在海邊,穿的嚴嚴實實,感受地面上白日光照的餘溫。她一個人住,喜歡把門窗都打開,形成穿堂風,躺在豆袋上,一大早起來喝茶。

/  

記一次宿醉以及move on

她對自己說,這樣的悶感,只是因為不甘心以及面子上過不去。她對自己說,與其說真的對一個人動心至傷情,不如說,總是耽于自己的幻想,傷情大概是收穫的與付出總是不相稱。

她自己喝了很多酒,52度的梅子酒,還有威士忌。宿醉的第二天,腦袋是清醒的,她花了兩個小時收拾浴室,浴室變得乾乾凈凈。她的心也變得乾乾凈凈。她對自己說,宿醉之後,要頭也不回的向前走。

她對自己說,以後不要再這樣用肉體的痛苦來結束並不好決斷的感情。她對自己說,再也不要小心翼翼,細心猜測。她對自己說,動心很難,欣賞開始,棋逢對手也要大方坦白。


/  

3月中旬

实习之后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看了创宇的技能表,近段时间要做的事:

(甲)看完python的文档

(乙)把笔记本换成默认linux系统,鸟哥私房菜

(丙)具体数学与微分

(丁)完成毕业设计 

/   / 规划

天气潮

(甲)后期不是补救,而是想法、情绪、创作的衍生

(乙)日常表达皆是美

(丙)有时候随拍会有意外之喜,那一刻的光线,树影会比自己构图好几天的片子更美。好欣然的接受这个事实,开始拿起相机意味着嗅觉听觉视觉的重新调动,对周边的变化敏感了许多,抓住一刻独一无二的变化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情。

(丁)艺术还是不能问目的的。如同构图一词是对空间与时间的重构,可是如果有目的,时间与空间有了限制,长远不了,也一瞬不了。

我最喜欢的摄影师

熄灯号:

只想飞

一四年的农历七月十四。

一五年的新年,我拿到人生第一部相机,随后准备出国在学校呆了一年。

一五年公历十一月十二得知外公重病。

一五年公历十一月二十六外公去世。


我没有料到,最后一张我为外公好好拍的照片还是用着我渣像素的手机拍的,我没有料到打算寒假提早回家给外公好好拍照这件事已成不能,我没有想到我最先教会我坚强热爱敬畏自然的外公也会最先教会我死亡。如果失去或者离开都能打一个招呼,如果所有的陪伴都能活生生地和我一起到终点。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   / 外公

当谈论光的时候

太阳如常的照耀

我坐在床上,观看自己的内里

一片黑暗

/   / 詩歌

缭乱(一)

外公走了。外公重病的时侯在他的身边照顾着,一开始听到长辈们讨论是否接外公回家的时候,总是接受不了,即使知道在医院只是拖延时间,而外公的遗愿是在家终老。几个礼拜前,我在上海开学术会议,在去苏州的路上我还打电话给外公说买了芡实糕要给他,外公一向很喜欢云片糕口感的东西, 可是到现在,我再也送不出去,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再送任何一个人云片糕。后来外公从重症病房转到普通病房,照顾了外公一段时间,发现在重症病房,外公便后都没有擦干净。很难过,外公好好的时候,很爱干净,牙齿掉了许多,可是依旧每天很认真很认真的刷牙,每天洗澡要花一个多小时,用热水洗遍每一处皮肤,在没把他接到普通病房我们自己照顾的时候,外...

/  

安特。惊喜,感动。

去坝上的照片,不是抱着摄影的目的去的,照片没有目的性,只是记录当时想拍的东西。我很喜欢诡谲的乌云,压势逼人。没有做后期。剩下的感受以后会写出来。

1 2 3 4

© 韓衝默 | Powered by LOFTER